刘强东:我非生猛,只是直接

文章作者:admin | 2015-11-02
字体大小:


刘强东,1974年2月14日出生于江苏省宿迁市,京东商城创始人、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,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。1998年6月18日,在中关村创办京东公司,代理销售光磁产品,并担任总经理 。2004年,初涉足电子商务领域,创办“京东多媒体网”(京东商城的前身),并出任CEO。2009年,他再次入学,就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 。2010年,获得“创新十年”评选活动“未来十年新经济人物” 。2011年,出席年度华人经济领袖盛典,并获得“2011年度华人经济领袖” 。2012年,入选《财富》(中文版)2012年"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"榜单,并位居榜首。2013年,担任第十二届上海市政协委员 。2014年,刘强东以53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位列《胡润百富榜》第九 。2015年,首次入选《财富》“全球50位最伟大的领导者” 。2015年10月1日,刘强东与章泽天在澳大利亚举行婚礼。 2015年10月26日,以78亿美元的财富位列《2015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》第九。

我有一辈子不会改变的信仰,我爸爸跟我说过一句话,“你比别人多流一滴汗,就比别人多一分机会”。我内心是非常简单的,三岁小孩都能知道我的脾气性格,但是你试图用复杂的方式和我接触,会发现我复杂到你理解不了。

时代巨变的洪流中,坚守初心,犹如傲骨凌霜。唯有守护最初梦想的毅力和勇气,才是推动国家进步的力量。

2003年11月11日,我们从永安路106号出发,记录这个国家一点一滴的变化。12年后,我们选择了30人——他们无论身处喧嚣躁动,抑或遭遇时代逆流,均以不变的信念应对万变的困局。

在岁月的年轮中,他们有快意、有消沉,有对酒当歌、有失意彷徨。在一次次的磨砺中,不忘初心,举步向前。

在这里,时间是对信念的敬意。

本期人物:刘强东

刘强东

刘强东,1974年生,江苏宿迁人。2004年,刘强东创办京东商城,正式涉足电子商务领域,现任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。被亲切称为“老刘”或“东哥”。京东已成长为中国电商巨头,并于2014年5月在美国上市。

1993年第一次经过中关村,刘强东见到一个清华的博士带着两个研究生,挤在小桌子周围一边鼓弄软件,一边谈论未来,眼睛全都放着光。

他一下子被击中。

霎时间,他知道,那个地方是他要去的,“我讨厌朝九晚六,一张报纸一杯茶,讨厌一辈子不获得价值。”

12年过去了,从中关村练摊到纳斯达克敲钟,刘强东说:“我还是那时的小刘。”


▲正如京东12年的宣传片——“我变了,我没变”,变的只是京东的经营模式,不变的是刘强东要做百年老店的初心。坚心初入中关村,发现“新世界”

新京报:前些天的“双创周”活动上,和李克强总理聊了什么?

刘强东:跟总理汇报积极准备“双11”了,他说:“非常好,双‘11’也是我们消费增长的一个亮点。”

新京报:严格意义上说,你不算创业者了,是企业家。

刘强东:不,还是偏重创业者,实现了愿景才能算是创业结束吧。京东距离成功还是有距离的。我想将京东产品推向全世界,现在还只做到了中国的一小部分。

新京报:你的初心萌发在什么时候?

刘强东:在中关村卖光磁产品时,有模糊的、笼统的一个想法,想做一个伟大的企业,不过什么样子、什么规模,没有概念。

新京报:你在中关村卖光磁产品的历史为大家熟知,现在还常回去看吗?

刘强东:年初去过,附近开了一家智能奶茶馆,最早那会儿我住在一个四处漏风、上面石棉瓦的平房,现在都是高楼大厦了。

新京报:去看过后有什么感触吗?

刘强东:中关村成就了无数人,所有互联网从业者都应该感谢中关村,也值得国家和社会感谢。它不能简单理解为卖硬件的地方,它代表一种精神。

在中国大地上,有一块热土,大量博士生、留学生不计较职位不要铁饭碗,一切按照商业的规则去经营。中关村精神到现在为止没有改变。人大毕业时,我去中关村还破破烂烂的,但看了会觉得不去做一点事情,这辈子肯定后悔。

新京报:看到了什么,激发起了你的激情?

刘强东:1993年第一次经过中关村,同方科技里面有一个8平米的小房子,一张桌子,三个人在卖软件,领头的人是清华毕业博士,另外两个是硕士生。那时候,清华毕业生都去国企、当官或去留学,他们却特别有激情地推销系统,讲述很雄伟的梦想。我在旁边听,觉得很不可思议,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,在整个中国都找不到。那种气质气场和对未来的期待,就觉得那个地方应该是我去的地方。

我讨厌朝九晚六,一张报纸一杯茶,讨厌勾心斗角,讨厌一辈子不获得价值。

新京报:似乎你学生时代就已经在创业,没有过那样的日子。

刘强东:我初中的时候在镇农经办住过三年,办公室里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大专生,高材生,可就是这样一个我那时视为天人的人,每天就坐在那看报纸,什么都不干还拿工资,因为铁饭碗被很多人羡慕。但我真的不理解。

坚定不在意质疑,不着急剖白

新京报:以前你是一个饱受争议的创业者,关于京东模式资金链断裂、高管离职、供应商反目等负面消息曾经特别多。有没有那么一个瞬间,让你感到“不白之冤昭雪了”,可以向全世界证明“我是对的”。是上市敲钟的时刻吗?

刘强东:没有这样的时刻,这种心境和情境从来没有过。因为这些质疑我不care(在意),无关你对行业带来价值,无关用户体验,无关于你的商业本质。

新京报:可是你不在意不代表合作伙伴不在乎。

刘强东:确实,曾经在某品牌经销商大会上,要把京东代表赶出去,渠道商跟你反目,不给你代理了。也有因为其他的压力,把品牌从京东撤掉。这些只能是一时困扰,我心里其实很平静,知道总有一天会回来。我的生意不是一天两天,是可以给你创造价值的。

新京报:一个津津乐道的话题是,你坚持的、曾被各种不看好的自建物流模式成功了,当时力排众议,是基于什么条件?

刘强东:做物流有两个考虑,一是我们的利润来自于哪里?来自于合作伙伴、用户、品牌厂商,所以我们必须给他们带来价值。不创造价值的公司就好像一个劫道的,有可能抢很多钱,但商业模式不可能持久。如果不能够为我们的品牌厂商提供供应链服务的话,我们就没有50年、100年持续获得丰厚回报的基础和理由,而物流是供应链服务最重要的一环。基于这个判断,我们必须要自建。我去做这些特别基础的东西,是真正要把京东做成一家百年老店。

第二,当时中国整个快递服务差到消费者难以容忍,我们要提升用户体验。今天整个中国的快递业确实有巨大的进步,说句实在话,很重要的因素是因为京东的自营物流逼迫着市场上的快递公司、物流企业快速提升他们的用户体验,因为我们在逼着他们往前跑。

新京报:你怎么知道用户要什么?

刘强东:我自己就是用户啊,周围六七个亲戚家需要的一切商品,也都是我主动从京东帮他们买,一年加起来在京东消费不少于100万,结婚的东西也都是我买的,巧克力、喜糖、蜂蜜都是在京东下单。

中间就会发现很多问题,比如昨天我买了一个笔记本电脑,钱都付完了,页面下面有一个大大的“取消”按钮,啥设计呀?是产品没有做好。

坚守两次资本寒冬,头发迅速变白

新京报:京东一路走来,做过哪些转变?

刘强东:2001年,决定不做批发做零售,在那个年代做批发是最赚钱的,但是我认为价值浅,倒来倒去利用信息不对称赚几十块没有意义。第二是非典时期,从线下转到线上。

新京报:转型的时候怎么安抚员工的?他们如果看不懂,会感觉前途灰暗。

刘强东:员工自己看不到未来却不走,是出于对老大的信任,相信老大能看到,相信企业真干好了,你不会亏待他。

还有就是说到做到,1998年创业开始,每年做年度战略,到现在整整17年,从来都实现目标,这就给他们信心了。要是你17年中12次没有达到,再发现有新的东西,说“跟着我往前冲,我们一定会成功”,员工只会说,算了你转吧,我走了。

新京报:都说资本寒冬,京东经历了两次,怎么挺过来的?

刘强东:找到了懂我们的投资人,对京东模式高度理解和认同。最怕不了解你的商业本质,是机会主义者会很糟糕,经济条件不好时,他跑得比你还快。

新京报:有没有特别艰难的时刻?

刘强东:第二轮融资很不顺,一天我要见七八个投资人,同样的话,说吐了。一星期最多见过42个投资人,不同的基金,几乎整个中国所有基金都见了。2008年那是非常寒冬的时候,年底真要拿不到钱,就倒闭了。那个时候会为企业倒闭而恐惧,头发从黑迅速变白了。

新京报:你怎样说服投资人,达成一个默契?

刘强东:说到做到。一个承诺没有做到的话,所有投资人都不会信任你了。


▲2009年的刘强东。

新京报:曾有创业者在被质疑烧钱时,会说“京东IPO之前不也融了20多亿美元”?

刘强东:创业者要对前途有清晰的判断,要坚守住自己的内心,简单模仿要出大问题。很多人都知道京东融了20多亿美元,却很少有人关注到上市时那些钱在账上一分都没有动,我们现金流一直是正的。

现在O2O市场有太多创业者拿钱真的是烧掉了,10亿美金可能一年半就没了,这是很大的区别。

新京报:不过京东今天还在亏损中?

刘强东:你可以看上市公司Q2财报,Non-GAAP(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)净亏损为1570万元人民币,主要是由于金融、智能等新业务,倒推下来会发现京东商城其实早就已经盈利了。现在补贴新的业务,是保证公司5年之后还能获得很好的增长。

坚持我非生猛,只是直接

新京报:看了一眼你的微博,去年有一条关于上市的,往前就是2012年价格战时候发的了。为什么远离微博?

刘强东:都是工作,不同阶段工作重点不同而已。之前为了企业呐喊,是要让客户、消费者了解你。

自从2012年京东在国内知名度很高了,不再是一个问题,就要考虑在较高的知名度下,如何把产品做得扎实。

新京报:前后两种截然不同的状态,哪个更接近真实的你?

刘强东:我也看到媒体形容我的时候,都是霸道总裁啊、生猛啊、刀光剑影啊,和冲杀打这些划等号,其实都不是真实的我。

我们十几年来内部开会从来不会说打谁啊,弄谁啊,杀啊,只是我这个人说话比较直,为人处世脾气个性简单直接,多少年从来没有改变过。

但是简单的风格不适合中国社会,我们强调中庸内敛,柔一点的,乖一点的,讨人喜欢一点的,讨厌这种简单直接的人,所以有些声音让大家觉得刺耳,进而联想成一个生猛的人,其实不是这样的。

新京报:你不算是高调的人?但现在的你上娱乐版面和财经、科技版面的概率差不多了。

刘强东:我绝对能算上企业家中低调的,为什么被误解?很不幸,到哪里都被人拍,很多人都以为我们是摆拍的,其实都是网友拍的。

这是很不舒服、很无奈的,普通人的日子不敢过,我们也想周末逛逛街看看电影啊,去簋街吃个小龙虾啊,现在真的不敢去。

新京报:京东12年的宣传片“我变了,我没变”,你哪里变了,哪里没变?

刘强东:以前思考关注特别细小的,这笔生意怎么做,这个客户怎么服务,我们应该怎么生存。现在每天几百万笔交易产生,不可能也没有这个能力像过去一笔一笔看,关注点放在了公司组织、战略、文化上面。这是变了的。

我有一辈子不会改变的信仰,我爸爸跟我说过一句话,“你比别人多流一滴汗,就比别人多一分机会”。我内心是非常简单的,三岁小孩都能知道我的脾气性格,但是你试图用复杂的方式和我接触,会发现我复杂到你理解不了。

最开心的是,有一天退休了,七八十岁坐在躺椅上,可以跟孙子孙女说,真正奋斗过拼过了。我没有超过常人的想法,就是多努力。家里面日子过得好的农民,一定是种地种得最勤劳的。

新京报:京东IPO上市,你已经是企业家精英,不过外界还是喜欢用“草莽”形容你。

刘强东:农民、中关村出身,大家自然觉得你是一个草莽,人的本质很难改变。我现在跟那时候在中关村的小刘一模一样。初心真的没有变。

撰稿:新京报记者 刘夏 编辑 唐博文

主题摄影: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

同题问答

1、新京报:在你的生命里,有哪些东西是你一直坚持的?

刘强东:接地气,努力,多流汗。

2、新京报:你觉得在事业上,最值得珍惜的是什么?

刘强东:团队。是我的一切。

3、新京报:如果你能选择的话,你希望让什么重现?

刘强东:希望外婆能活着。

4、新京报:你的座右铭或者你最喜欢的一句话是什么?

刘强东:你比别人多流一滴汗,就比别人多一分机会。

5、新京报:你最看重朋友的什么特点?

刘强东:说到做到。

6、新京报: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?

刘强东:弹钢琴。还在努力学着,天生没有一点点音乐天赋,唱歌跑调,属于唱一句跑三个不同调子的人。希望进入那个有音乐的世界,当然,也有可能天赋不行,一辈子进不去。

7、新京报:你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?

刘强东:很少后悔,时间不能倒流,后悔是浪费时间。错就错了,不要后悔。

8、新京报:你最恐惧的是什么?

刘强东:2008年是创业以来唯一一次有恐惧感,怕融不到资公司倒闭。现在就没什么恐惧的,做着合法、正当的生意,有价值的事情,为什么要恐惧呢?




【版权与免责声明】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 kefu@ruanwenfabu.cn,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。 本站内容除了新闻发布系统软文易( www.ruanwenfabu.cn )原创外,其它均为网友转载内容,涉及言论、版权与本站无关。
Copyright © 2016 北京市软文易新闻媒体发布平台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