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本寒冬,这家获得1.6亿A轮融资的公司却要发力互联网医疗

文章作者:admin | 2019-05-05
字体大小:

未标题-2.jpg

杭州云庭数据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云庭)此前曾获天堂硅谷、博将资本和银杏谷等投资机构A轮融资,用于公司健康板块的发展。日前,锌财经独家获知,A轮融资金额为1. 6 亿元。云庭是一家定位综合性云计算与数据服务的企业,下辖两个全资子公司云嘉云计算以及云嘉健康。在 2014 年成立之初,政法和医疗便是云庭最看重的业务方向。云嘉健康项目负责人马跃飞告诉锌财经,团队当时没有看到互联网医疗清晰的盈利模式,同时因政策尚不明朗,医院接受度较低,云庭最终率先着力于更为稳妥的政法业务。2018 年 6 月,云庭正式启动了数字智慧医疗板块业务——“云嘉健康”。如今,随着云庭主营业务日益稳定和现金流不断增加,整个创始团队开始认为,属于互联网医疗的时代终于要来了。从政法到医疗相对医疗业务,政法业务的难度稍低一点,政府的去求更明确,也更为重视,因此信息化投入高。2014 年,大数据和云计算还是新鲜概念。当一个事物兴起之初,放在复杂的行业中,往往一开始难以推动。此前,锌财经曾报道,在数据库和系统建设上,企业通常采用招投标的形式,把不同的业务类型拆分给不同的公司,比如机房采购、机房建设、机房运维会给不同的代理商或者公司。传统政法系统也是一样。最初这些都是集成商和外部服务商的机会。随着技术变迁,尤其当政法单位开始上云,寻求云服务的配套建设时,属于云庭们的机会终于来了。以阿里云为例。阿里云 2018 财年( 2017 年 4 月至 2018 年 3 月底)营收达133. 9 亿元,比上一年增长101%,在 2018 的三季报中,上半年云计算业务首次突破 100 亿元。蓝海有蓝海的好处,红海有红海的困境。一切,只有开拓、深耕和等待。曾经云庭的团队担心过政法上云的风险和难度。但就目前交出的成绩,这样的担心似乎过虑。目前,云嘉云计算已成功接入最高人民法院以及浙江、江苏、福建、四川等多个省市高院。政法业务获得突破,医疗业却无进展。“到现在,上云的医院有几家?”马跃飞在采访时反问道。 3 年多前,他和一些医院领导在交流会上沟通时,对方对于他提出的想法,无动于衷。虽然互联网医疗能够节省不少时间,能够缓解医院病患看病难,排队等号时间长的的问题,但是患者和医院都需要接受改变的时间。云庭也在等待这样一个时机。2018 年 4 月,国务院常务会议中确定互联网医疗的三个大方向:一是加快二级以上医院普遍提供预约诊疗、检验检查结果查询等线上服务,允许医疗机构开展部分常见病、慢性病复诊等互联网医疗服务;二是推进远程医疗覆盖全国所有医联体和县级医院,推动东部优质医疗资源对接中西部需求,支持高速宽带网络覆盖城乡医疗机构,建立互联网专线保障远程医疗需要;三是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与药品零售信息共享,推行医保智能审核和“一站式”结算。而根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道, 2015 年国内大约只有22%的网民开始用互联网进行医疗服务,到 2017 年这一数据已增长到32.7%。随着需求端增持,对互联网医疗的投资也越来越多,从 2011 年的 50 多亿元,上升到 2017 年的 300 多亿元。据预测,到 2020 年市场规模可能将达到 900 亿元。外部环境已发生变化,政策推动作用日益明显,资本助力用户习惯改变,经历 3 年半的等候,云庭在蓝海避风港等到了这个机会。只是,互联网医疗的模式,与政务相比,并不一样。2C的问题,还是要靠2B解决云嘉健康从成立到系统平台上线,不到 4 个月的时间。如果算上慢病诊疗、升级互联网医院和数字处方,也不过 5 个月的时间。“进入一个陌生领域时,公司容易产生路径依赖,过度依赖之前的经验。”这反而会变成一种负担。政法系统的云服务和产品体验,更偏向于2B类型的企业服务,但如今的医疗行业,既要2B又要2C,虽然都是企业服务,要考虑的东西有所不同。随着政策推动,医院和病患,都逐渐接受了移动互联网。最直接的表现,便是年轻人习惯用手机挂号。

“只有医疗实体才能做互联网,才能开互联网医院。互联网医院不能乱开,只能由医疗机构才能去申请。”医院开始意识到这是属于他们的业务,而不属于这些互联网公司。但目前,各大医院依旧人满为患。据国家卫健委统计信息中心数据, 2018 年1- 3 月,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人次达 20 亿人次,同比提高4.8%。这还只是全国二级以上公立医院病人数据。马跃飞告诉锌财经:“目前有太多的互联网医疗公司都在讲互联网医疗变现、送人出国就医的故事,但是老百姓的需求并不是出国就医,而是在家门口就医、不出门就能配到药,快速解决医疗相关的问题。”目前,云嘉健康已经接入了微信小程序,也正在接入支付宝小程序。因此,云嘉健康可以做到病历档案的无延迟查阅和记录,并让检验报告看起来没那么累。比如X光片信息就可以连贯地从头查阅到尾。另一面,曾有医院院长抱怨,医疗信息化不仅没有提升医生的工作效率,反而给医生增加负担。比方说,从前的急诊,医生拿纸笔一记,体征症状就全记下来。而如今信息化,医生用笔记完之后,还要把这些信息录到电脑去,原来就做一遍的工作现在要做两遍。可见,在互联网医疗行业这个战场,公司既要懂2C的产品,又要懂2B的服务。抛弃轻而性感的互联网模式云嘉健康认为,“数字医共体”解决方案,是未来能够解决行业问题的有效探索和尝试。目前行业的问题主要有几点,首先大医院和基层卫生院的分工协作,和第三方信息平台的高效合作还未达成。只有这一协作达成,才能更好解决医疗资源倒三角分布的局面。其次在档案管理方面,以往的HIS系统,缺少细节的管理,缺少管理闭环,也与临床不够紧密。最终,在资源调控和成本预算控制上,由于各系统之间的数据实时互通尚未形成,还不能达到“人、财、物”和信息的统一。为此,在云嘉健康的“数字医共体”模式中,包括 1 个统一的医共体数据中台和 3 大应用体系:互联网+医疗卫生应用、医共体运营支撑应用和数字化监管应用。云嘉健康联合钉钉开发的医生及医生使用的定制版OA系统。此外,云嘉健康还联合阿里云研发的智能终端,病患只需要一个手机二维码,就能体验所有服务,并做好记录,也是“数字医共体”的一个部分。“在商言商”,不靠补贴而能可持续业务才是未来。如果按照传统互联网生意思路,当自己开个商场,需要不停的找流量,因为人多了总有人会在商场里买东西。但是医疗行业不一样,因为患者并不一定要去这个商场。病患不会因为一个红包而去某家医院看病,也不会因为某个医生的号子好挂就去找这位医生。补贴、流量和轻而性感的互联网模式,在云嘉健康看来,烧不出医疗行业的未来。“做医疗不形成闭环,对病人来讲是没有价值。”马跃飞认为,如果患者智能在网上做咨询,解决不了就医和问诊问题,一两次后患者就不愿再尝试。排队挂号、候诊、缴费、取药,一系列看病难、体验差的背后,国内医疗资源和医疗需求之间“倒金字塔形”的结构性矛盾由来已久。这需要资源的有效分配,更需要效率的提升。但这些事情民营医疗都无法胜任,更不能光靠互联网公司的平台。从之前商业财经发布的数据看,民营医院数量在过去 5 年内的上涨幅度达到68%,数量在 3 年前就超过了公立医院,就诊量却只有后者的1/7。“省级三甲暂时不做,他们既不缺钱,也不缺病人。”省级三甲医院早就用上了数据库等创新技术,而且,互联网公司甚至互联网巨头,未必比传统软件商更懂得医院的诉求。因此,云嘉健康的目标客户集中在二线及以下城市的市级三甲。马跃飞告诉锌财经,这些市级三甲医院床位数在一千张床位上下,有规模也有人流,但是相对省级三甲“和气”很多。这些医院也有自己的需求,比如增加医生问诊人数,增加医生的收入,因此这类医院会更加开放。云嘉健康提供了两种模式,一种是医院直接向公司采购,不同的产品、服务对应不同的收费;另一种,则是联合运营,抽取一部分平台的流水费用。云嘉健康最初的产品是网购式慢病医疗服务。因为慢病处方配药,可以不去医院,只需要根据病例就可以配药。这一产品能真正减缓医院问诊的负担。此外,云嘉健康认为,通过第三方平台获取的医疗数据并没有太大价值。一来,医院和服务方不能泄露隐私,如果糖尿病患者去过医院,第二天就收到推荐糖尿病的药,这是违法;二来,即便有了这些数据,想做药物研发或是金融保险,时间也太长。“尽管现在融资资本市场是寒冬了,但是实际上医疗健康板块的投资热情还算高涨。”马跃飞提到,目前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中,医疗企业都有不错的表现。



【版权与免责声明】如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提供相关信息发邮件至 kefu@ruanwenfabu.cn,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。 本站内容除了新闻发布系统软文易( www.ruanwenfabu.cn )原创外,其它均为网友转载内容,涉及言论、版权与本站无关。
Copyright © 2016 北京市软文易新闻媒体发布平台 版权所有